压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今年艺术品春拍或无太多天价纪录诞生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5:33:32 阅读: 来源:压片机厂家

今年艺术品春拍或无太多天价纪录诞生

进入4月份,2012年艺术品的春拍大幕徐徐拉开。虽然刚刚结束的香港苏富比春拍收获了24亿港元的好成绩,而且还有两件拍品成交价过亿元,但是,由于今年艺术品市场早早就被定下了“调整”的灰色基调,放眼春拍市场,仍然弥漫着“观望”、“高处不胜寒”的谨慎气息。

今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形势是好是坏目前还不能早早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几年来高速发展积累起来的对高估价的攀比心理,以及对艺术品价格连续递增的期望,都将在今年的市场中得到调整。国内几家重要的拍卖公司也不再纠结于破纪录,而是不约而同地在调整中找寻新方向。尽管各家拍卖行都开始走精品路线,从总量上开始控制,但在潜力方向的挖掘上,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们必须看到的是,目前的艺术品交易领域仍然普遍存在四大隐患:赝品横行、关联交易、虚假成交、迟付拒付,这些隐患制约了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健康发展,也决定了艺术品市场能否从小众走向大众,真正成为股票、楼市之后的投资第三大渠道。

谈市场 健康的市场应该是常温的

赵利平:不久前TEFAF欧洲艺术基金会发布调查数据称,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和古董市场。去年上半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表现也确实让人惊讶,过亿元的拍品不断出现,一些在市场上多次出现的“熟货”,价格竟也能不断攀升,但到了下半年,秋拍市场突然下滑,今年,艺术品市场的走势更加难以捉摸。在春拍前夕,市场各方都在关注,今年的拍卖市场究竟是涨是跌?亿元天价拍品能否再创新高?市场人气是否有望再度激发?

刘尚勇:去年的回调,是市场非常正常的表现。因为此前的五个交易季,市场都是持续高涨的,但任何市场都不可能只涨不跌,此前的高涨也显现了大家对价格泡沫的疑虑。实际上,正常的市场都是有起有落的,不会持续高烧。健康的市场应该是常温的,过低或过高都不好。我个人追求的就是常态市场,当市场发高烧的时候我会比较警惕,但市场回落的时候我也不紧张,如果它正在回归常态,就说明市场还是健康的。但如果过度回调,像1999年、2000年的时候,整个艺术品市场仿佛进入了冰川时代,那也不正常,但我们目前还离那个状态很远。

去年秋拍的回调,是市场自发的一个正常调整,没有任何强令干预,我们都认为是健康的调整。既然市场在回调,我们就不要指望今年有太多的记录诞生。在艺术品市场,能兑现才是关键,一张纸以100万元买回来,谁都会心虚,但当这张纸真正再流通并兑现后,人们才会认识到,这是一笔财富。

谢晓冬: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年成交额已经达到了500亿至1000亿元之间,跃居世界第一。但与其他领域相比,这一交易额还是比较小的,单是股票市场,一天的交易额就能达到上千亿元。我认为,艺术品市场历经发展,已经成为了宏观经济的先行板块,受经济预期的影响很大,会提前反映整体的经济走向,这也就是为什么去年秋天艺术品市场会出现调整。经济预期不好的时候,人们会倾向于少花钱,更加选择性地购买。另一方面,藏家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这就导致了艺术品市场出现两极分化,精品力作依旧有很好的市场,而不太好的作品就会出现流标。我倾向于把去年秋拍的调整形容成“软着陆”,在此之前,人们认为调整会比较剧烈,但回过头来看,其实变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再看今年春天,一方面,宏观经济指数好转,给大家带来了信心;另一方面,经过对去年秋拍市场的认识后,人们发现,好的东西还是会受到市场的追捧,买家信心指数还是蛮高的。从今年已经举办的几场拍卖会来看,人气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精品的价格依然很高。去年秋拍之后,有人说“钱在人也在”,今年春拍,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

谈制度 拍卖行该不该保真

赵利平:导致去年艺术品市场滑坡的,除了经济大环境不景气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负面影响,就是赝品风波不断。很多人将此归结为拍卖制度的不完善,认为拍卖行无须对拍品保真的条文,就是一大法律漏洞。

刘尚勇:近十几二十年来,中国的艺术品拍卖交易量不断攀升,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是因为,拍卖的交易制度与交易形式是好的。现在有人质疑,拍卖最大的弊端就是不保真,但恰恰是因为不保真,艺术品市场才得以发展。如果拍卖行必须把每件东西鉴定清楚后再拍卖,根本不可能一场拍卖会就拍出几百、几千件艺术品。我们一家拍卖公司,加上清洁人员,总共也就40名员工,按照目前三个月推出一场拍卖会的频率,我们要完全鉴定1000件作品,哪里做得过来。

还有人建议给艺术品出证书,这也不是一件易事,因为博物馆不对公众服务,这正是我一直批判的一个问题。国家各级博物馆吸收了绝大多数的文物人才、美术专业人才,但同时,国家文物局又明令禁止博物馆的高级人才面向社会和市场进行鉴定,而现在又没有一家权威的机构能够出具权威的艺术品鉴定证书。所以现在一边是人才全被博物馆吸收,不让他们为市场服务;另一边却又抱怨市场不好,这不是很矛盾吗?

谢晓冬:鉴定是一门经验科学,带有主观性,大师也经常会看走眼,所以如果要拍卖公司保真,首先它做不到;其次,即使拍卖公司无须保真,它是否就能任意而为呢?当然不是。如果老是拍假,谁还来你这里做生意。对于任何一家希望长远发展的公司来说,都会珍惜自己的声誉,严格审核拍品,如果出现问题,就应该实事求是。

赵利平:所以现在很多拍卖行都很重视品牌塑造,这也是市场良性发展的一个表现。但在这几番市场起伏中我们都可以看到,热潮来的时候,拍卖行特别多,热潮退的时候,马上又倒了一大批,它们虽然促进了充分竞争,但也引发了不少负面的东西。

刘尚勇:任何的事情都有两面性,拍卖行的大量出现,起码增加了交易量,而对于艺术市场而言,流量、流速、流向都是很关键的。市场关键是要看交易是否充分,如果不充分,就容易被操纵,出现不公平。所以我认为,新公司的进场,其实是市场健康有活力的一种表现,会促使市场竞争更加充分。

谢晓冬:关键是不要瞎买瞎弄,胡乱炒高价格。真正值得警惕的是做庄的思路,炒高市场然后指望别人接盘。

谈收藏 以时间换空间才是“大道”

赵利平:前两年艺术品市场很火爆的时候,不但藏家狠狠赚了一笔,一些职业炒家收获也不少。因为拍卖具有地域性,比如岭南画派,在广东肯定比在北方卖得好,所以有些人从北京买了画,转手就到广东卖掉。

刘尚勇:这叫“搬砖头”,都是行家干的活,从东边搬到西边,挣点小钱,但这些都是“小道”。“大道”是以时间换空间,发掘艺术品的真正价值。现在不少价值几千万元、过亿元的艺术品,放在两三年前,也就几百万元的价位。比如说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2002年在中国嘉德拍卖的时候是2530万元,当时也创下了中国绘画的世界拍卖纪录,但到了2009年,这幅画在北京保利拍出了6171万元,中间也就只是隔了7年的时间。但这不算极端个例,反而更似普遍现象。

谢晓冬:现在艺术品市场的买家有两类,一类是藏家,另一类是行家。目前市场的交易量,很大一部分还是来自行家,比方说春天买的秋天就卖,去年买的今年就卖,这其实也是市场活跃的一个表现。如果行家是在2010年或2011年以较高价格买进的艺术品,现在在市场调整的时候出手,可能就会亏本,但这不代表三五年后,这一艺术品不会出现更高的价格。只不过艺术品一不流通,行家的现金流就会紧张,他们就不得不面临一个抉择:我是亏本卖出以换取流动资金,还是再融资,继续持有三五年。所以今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这部分行家肯定是被压缩的了。

但实际上,真正赚大钱的,还是以时间换空间的藏家,他们的藏品往往已经持有了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不能用金融市场投机的思路来看待艺术品市场,这两个市场是不一样的。首先,艺术品市场是非标准化产品的交易,不像股票是标准化了的产品;其次,金融市场有一个完整的估价体系,比如可以计算每股收益等,而艺术品很难有标准化的估值;第三,艺术品市场的流动性较差,有时会出现有价无市的现象。股市震荡的时候,股票可以抛售,亏100万元也就亏了,但在艺术品市场,即便你想亏100万元,也不一定能找到人接手,即便有人接手,这人也不一定会立即付款。凡此种种,决定了不能用其他市场的思路来进入艺术品市场。

所以我认为玩收藏,首先是要基于喜欢,收而藏之。古人把收藏之人分为两类,鉴赏家和好事者,前者是喜欢并懂得欣赏,后者是买来附庸风雅,不管怎样,他们都在一个圈子交流,不像现在,很多人是为了出售而买,这就偏离了收藏的本意。第二,收藏应该坚持以时间换空间,不要频繁地交易。拍卖会的交易成本很高,一买,必须额外支付成交价15%的佣金,一卖,又要掏掉10%的佣金,频繁地买卖,回报率也不见得很高。相反,如果看中了一件精品,持有三五年后,有可能升值五倍、十倍。

赵利平:艺术品市场热起来后,很多原先跟艺术品完全不沾边的人,也开始加入投资收藏队伍,加上去年艺术品市场天价频出,社会关注度非常高,艺术品这个小众市场,正在慢慢大众化。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艺术品在中国人个人的资产配置中,比例还是不高。

谢晓冬:虽然最近几年中国艺术品的藏家队伍不断扩大,但现在的上市公司老总,真正玩收藏的,可能连百分之五都不到。但在国外的财富世家,一般都会拿出百分之二十的财富进行艺术品配置。从这一对比来看,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还是很庞大的,之前就有人说了,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规模将来至少还要翻一番,2000亿元的市场份额是不成问题的。

谈春拍 调整中找寻新方向

赵利平:去年艺术品秋拍市场回调之后,尽管各家拍卖行都开始走精品路线,从总量上开始控制,但在潜力方向的挖掘上,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中国嘉德就把水墨画作为春拍的重点,匡时今年重磅推出“过云楼藏书”,广东的拍卖行则继续深挖岭南艺术的市场潜力,大家都努力在调整中找寻新方向。

谢晓冬:目前我们的工作,更多的是放在价值发现上,所以有媒体也把我们称作“文化推手”。如果我们把齐白石的画作拍出很高的价格,这是锦上添花;而如果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市场认识到某件拍品的真正文化内涵和价值,这会更有成就感。

砂浆输送泵

振动时效设备

砂浆

无损探伤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