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投行高分红冲击波

发布时间:2021-01-20 01:49:45 阅读: 来源:压片机厂家

在注重个人隐私的香港,人们一向不太打听别人的待遇和分红。然而近来,在金融圈中,这个潜规则被打破了。

“最近我们很多同事在偷偷关注其他公司的分红和加薪情况,许多有门路的人往更好的地方走了。”在中环一家茶餐厅,一位入行不久的美资银行分析师对CBN记者表示,“即使留下来的人,也有点心浮气躁,不少同事在私下观望和咨询,看哪里有更好的机会。”

这在一年前简直难以想象。当时雷曼兄弟倒闭引发的金融海啸冲击全球股市,大批富人财富缩水,国际投资银行也不断裁员。香港中环金融中心地带的职员们那时最关心的是哪个同事将会领到被辞退的“大信封”。那些广受羡慕的投资银行家与金领们,一夜之间似乎成为弱势群体。

但仅仅过了一年,人们便发现,他们的同情心似乎有滥用之嫌。随着市场信心的恢复,投行精英们正迅速恢复身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金融海啸后曾获白宫注资100亿美元的高盛在公布第三季净利大幅增长两倍的同时,宣布将提拨167亿美元员工红利准备金。摩根大通也表示,将员工红利准备金提高到87.9亿美元。外界估计,高盛今年用于员工花红薪酬的开支将高达220亿美元,每个员工平均可得78万美元,可能创造有史以来最高的分红纪录。

传媒又开始用“贪婪”来形容这个行业。

两极分化扩大

美林银行的一位IPO项目主管日前在接受CBN记者采访时坦承,今年的业绩喜人,虽然他拒绝透露可能获得的花红数,但从其乐开了花的脸上,人们已经不难猜到答案。

金融海啸之后,不少投行回归“本分”,自营业务战线大大收缩,IPO业务成为主角。今年夏天以来,内地企业掀起赴港上市热潮,外资投行们从中赚得盆满钵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边是华尔街巨额花红炒得沸沸扬扬,另一边却是联合国“2009年千年发展目标”宣布,经济衰退反转了20年来全球贫困人口下降的局面,今年贫困人口可能最多增加9000万人。

然而高盛国际顾问格里菲斯(Brian Griffiths)日前在伦敦出席“道德在市场占什么位置”的研讨会时公然表示:“我们一定要容忍不平等,因为这为所有人制造更多机会,令经济更繁荣。”

但“不平等”的投行巨额花红文化依然引发各界的声讨。上月22日,美国财政部要求接受政府纾困措施最多的7家公司共25名高薪主管大幅减薪,红利津贴也将减去一半。

不过高盛和摩根大通早已还清注资,白宫对他们的制约作用显然有限。

高盛CEO布莱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对高额花红遭质疑处之泰然,他表示高盛没有获得政府特别待遇,金融危机期间其实不需要政府资金援助。他说,发放花红虽然可能引起各界不满,但必须在平息众怒和满足员工之间做选择,他选择让员工开心。

据了解,高盛高层为平息公众怒气,在宣布花红前进行了一连串的公关秀,包括捐款10亿美元给慈善机构。然而仍然无法堵住媒体之口,高额花红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

无奈之举?

经济复苏曙光初现,为何投行便可大肆盈利?

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教授宋敏分析认为,金融海啸令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等多家美国金融机构倒闭,随着竞争对手减少,高盛和摩根大通这类硕果仅存的大行垄断市场。而多国政府奉行宽松货币政策令资本市场蓬勃,大投行才能获得破纪录的收入及利润,而这种“高风险、非传统交易的利润并不直接反映经济反弹”。

宋敏同时指出,美国投行花红大大超过欧洲、日本投行,合理性问题在学术界也一直讨论不休。在他看来,美国投行无视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完全根据当年利润决定花红,中小股东无法监控,至少显示公司治理存在问题。

但也有人认为投行的巨额花红或许是无奈之举。

与高盛多次进行对手交易的对冲基金经理桑尼对CBN记者说,投资银行没有别的资产,只有品牌和人才。“在金融危机之后,他们的品牌与形象已经大大受损,如果再失去那些人才,对这些投行来说无异于自寻死路。”桑尼说。

桑尼的判断并非空穴来风,其所述的情况在去年出现状况的私人银行部门表现得特别明显:一些富豪的投资失利令其相关的私人银行业务出现萎缩,包括花旗在内的一些欧美私人银行均进行了裁员,但这同时也直接导致这些投资顾问的资源流向其他私人银行机构。

中银国际董事长谢涌海此前在解释该公司刚刚成立半年的私人银行部门为何能突破性地实现盈利目标时指出,秘诀正是那些金融海啸后从其他欧美名牌大行“转会”过来的银行家。他表示,在已经吸引到的15名银行家中,绝大部分均来自原来的欧美私人银行。

限薪是否动真格

桑尼认为,今年高盛等银行的花红多了一些,除了弥补去年亏欠员工的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谁也不知道今明两年的业绩会如何。

“不要以为他们年年都能拿高分红,他们现在就分红,很可能是担心市场再次出现变化,到时候不仅没有分红,可能还要继续裁员。”桑尼说,“不要忘了,市场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些拿分红的人随时可能成为下一拨裁员的对象。”

华尔街的银行高管们是否考虑过缩减分红,留着余粮在金融危机时为员工们提供更好的职位保障呢?答案不得而知。

过于高额的分红与贫穷人口数额的增长不和谐。这一点,连去年向高盛投资了50亿美元的股神巴菲特也看不过去。最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这个地方资金过于集中,我们需要对如此过剩的资本以及资金进行重新分配”,这方面仍然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事实上,美联储上月22日也首次对银行业员工的薪酬提出监管要求,将涵盖其管辖内的近6000家银行,包括未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

但自命为自由市场守护神的美国政府能否真正“痛改前非”,动真格对金融业进行严格监管,全世界都在密切注视。插图/刘飞

水浒群英传手机版

998彩票手机app下载

勇者名录最新版

天宫传说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