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摩托罗拉悄然变革智能手表或决定未来发展

发布时间:2021-01-22 15:54:38 阅读: 来源:压片机厂家

导语:美国科技博客The Verge今天刊登题为《摩托罗拉的未来在此人的手腕上》(The Future of Motorola is on this man's wrist)的评论文章称,随着摩托罗拉的总部从芝加哥郊区迁往市区,该公司的文化和运作方式也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虽然智能手机至关重要,但真正决定未来的,或许还是基于Android Wear打造的Moto 360智能手表。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几个月前,这次会面本应在伊利诺伊州利伯蒂维尔的一个园区内举行,那里位于芝加哥北部大约一小时的车程。

但我现在来到了芝加哥市中心的Merchandise Mart,这栋占地约两个街区的宏伟石结构建筑,在芝加哥河畔矗立了大半个世纪。这里曾是肯尼迪家族的资产,但现在却成了室内设计界的圣地:里面聚集了大批橱柜厂商、大理石供应商和地板企业。据说,文莱苏丹的整个宫殿都是用这里的东西装修而成的,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能够让他一次采购齐全的地方。

现在,摩托罗拉也搬到这里。对很多居住在郊区的摩托罗拉员工来说,芝加哥惨不忍睹的交通令这65公里的路程变得无比痛苦,甚至还会带来一丝文化上的冲击。不过,这似乎也透露出另外一番迹象,让人得以一窥这家老牌巨头今年可能经历的巨变。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新总裁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身上,人们都想知道,他能否带领团队完成变革,实现目标。众所周知,除了苹果和三星之外,任何一家公司都很难在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攫取利润。光是这一现状就足以令人窒息,而摩托罗拉还要面临更多的问题:它原本在谷歌这个强大后盾的支持下过着惬意的生活,但现在,却被卖给了全球第一大PC制造商联想。面对种种挑战,摩托罗拉仍要推出世界顶尖的智能手机,而且决不能落后对手半拍。

但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另外一个秘密武器:Moto 360。

“我们早就习惯了变化。”摩托罗拉高级设计副总裁吉姆·威克斯(Jim Wicks)说。他为人冷静,但又不失激情,这并非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考验。“过去三四年间,我们发生了很多变化,这次又进入了新的阶段。”

威克斯曾经在索尼的黄金时期在那里担任设计师,后来又加盟了鼎盛时期的摩托罗拉,所以,他必定对变革有着深刻的理解。他经历过Razr手机的大起大落,也见证了Windows Mobile的成功与失败,还目睹了摩托罗拉的高调分拆,之后,谷歌和联想发起的两次收购他都亲身经历。“你知道,变化从很多方面来讲都是好事。它可以打破你的舒适状态,让你面临一些通常不会面临的挑战。所以,变化其实对我们是件好事。”他说。

摩托罗拉的新家也在变化。近几年,Merchandise Mart已经逐渐成为芝加哥的新兴科技中心。作为1871数字创业中心的总部所在地,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和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等科技大佬都曾造访这里,从而吸引了全美的目光。这也可以解释谷歌为什么在2012年宣布将摩托罗拉从郊区搬到市区,彼时距离它完成摩托罗拉的收购刚刚过去几个月:奥斯特罗和其他摩托罗拉员工都指出,他们与1871在很多项目上都展开了合作。

这种合作完全在情理之中,因为急性子的芝加哥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正在着力将芝加哥打造成一个科技重镇。但这一计划的宣布,还有着更为务实的原因:谷歌芝加哥办公室就在几个街区之外。经过了2012和2013年的几轮裁员,摩托罗拉已经不再需要使用郊区的大片园区——那里是摩托罗拉在Razr时期租用的,彼时,iPhone还没有诞生,Galaxy也没有发布。

不过,新总部似乎点燃了威克斯发自内心的兴奋。至少从表面看来,他并不担心公司的未来,也不忧心联想领导下的发展前景。“我们位于市中心,这里充满活力,人气很旺。”他说,“搬到这里可以提升我们的工作效率,还能拉近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距离。这改变了我们沟通和决策的速度。”

摩托罗拉聘请的设计公司Gensler,已经将这栋楼的上面几层做了彻底改造,摒弃了死气沉沉的风格,增加了充满活力的现代元素。每一个迷宫式的走廊都通向一间办公室,所有的人都很忙碌,很专注。在一个巨大的房间里,有一群工程师正在用显微镜研究摄像头元件。隔着几张桌子,还有一些员工在将电路板装入亮红色的外壳里——这很可能是新手机的模型。甚至还有一台专门的“屁股机器”,一遍遍地模拟一屁股坐到Moto X上的情况。他们还专门设立了一间游戏厅,里面摆满了电视机、游戏机、篮球机。无论在哪里,你都能感受到专注的氛围。

我和威克斯来到了消费体验设计实验室(CXD),这里非常舒适,里面有几位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员工正在忙碌着,他们背后印着四十年代末的摩托罗拉复古logo。沿着墙壁摆放的则是一个个的展示柜,里面摆放着这里设计和组装的各种原型手机。我只能认出其中的一些,有些从没见过——可能是胎死腹中的设计创意。在这些展示柜旁边,有一个打开的抽屉里放着几十种尚未发布的Moto X外壳。

此时,我开始设想Moto Maker定制项目的样子。在抽屉顶上,威克斯很高兴地看到一个他在索尼时设计的收音机。它的长相有点古怪,像是外星人一样。

在摩托罗拉的新总部里,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地方。摩托罗拉的新产品在这里孕育,新想法在这里萌生,最终的执行手段也在这里确定。CXD经理麦克·简克(Mike Jahnke)给我讲了一段往事:他当年将Razr定制成粉色,然后送给了网球超级巨星莎拉波娃。莎拉波娃恰好在电视上使用了这款手机(他说,这并非事先设计好的)。于是,时任摩托罗拉CEO的艾德·桑德尔(Ed Zander)打来电话专门询问此事。不久后,桑德尔和他的团队批准生产粉色Razr,并热销全球。

不过,真正令威克斯感到兴奋的还是隔壁的模型车间。那里摆着一排排的快速制模机——多数都是工业级3D打印机——负责将工程师突发奇想的各种创意变成实物。这种高效的运作模式对于Moto 360这样的产品至关重要。Moto 360是备受期待的一款Android Wear智能手表,它预计于今年夏天发布,有可能成为可穿戴市场最有吸引力、功能最齐全的设备之一。

虽然时间宝贵,但任务依然繁重。“能够尽快做出完全模仿最终成品的模型是至关重要的,但却经常被人忽视。”他说,“原型产品应该完全融入到战略和产品规划过程中。这不是外包出去的业务,所以我们将它视作整个业务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我们当前重要的设计流程之一。”

模型车间甚至还配有一个消费级的3D打印机,方便员工自己动手,而不必非要经过CXD团队的许可。这里的所有机器似乎都在马不停蹄地工作着,忙碌着。

这很有必要。尽管Moto X和Moto G已经广受好评,但却并没有令摩托罗拉焕发全部生机。奥斯特罗在公开演讲中指出,该公司第一季度的手机出货量为650万部,同比增长65%,但苹果当季却卖出了近4400万部iPhone。所以,尽管智能手机是一项重要业务,但被联想收购后的摩托罗拉,恐怕还要依靠Moto 360将自己确立为可穿戴市场最有活力的企业之一。

通过与威克斯的相处,我感受到摩托罗拉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交谈过程中,我发现他手腕上戴着一块漂亮的Moto 360智能手表,外面包裹着金属外壳,配有一条褐色的表带。但他拒绝向我展示这款产品。

这款手表的实际效果与图片一样好,非常贴合他的手腕上。如果不是因为表面上覆盖着巨大的显示屏,肯定会被人误认为是经典的高档手表,比如Xetum。虽然他不肯向我展示,但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那块手表的屏幕曾经多次亮起,看起来很明亮,很清晰,Android Wear的界面设计也很简洁、很醒目。巧合的是,当摩托罗拉推出2000美元的Aura手机时,威克斯也在摩托罗拉。那款产品采用了超高分辨率的圆形显示屏。我认为,那块屏幕很适合智能手表使用。

他也同意这个看法。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才付诸行动呢?“难度很大,”他说,“我们已经足够努力了。我们知道,如果想要彻底改造手表,推出能够吸引大众的高品质产品,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必须要带来彻底的改变。无论是3个月后推出还是两周后推出,都应该做正确的事情,做有意义的事情,而不能急于推向市场。”

由于摩托罗拉身处80年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模拟城市建设无限金币版

星河战姬

逐鹿中原手机版

无限格斗满v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