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友谊医院否认“援非医生死亡6人” 微博传言系误读 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7:30:00 阅读: 来源:压片机厂家

友谊医院否认“援非医生死亡6人” 微博传言系误读

8月15日,北京友谊医院派出援助几内亚的心内科医生王永亮(中)出发前亲吻儿子。 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友谊医院否认“援非医生死亡6人”

友谊医院称,微博传言系误读;该院援几的两批医疗队均无医务人员死亡

新京报讯 昨天,有微博传言称“友谊医院援非医疗队死亡6人”引发公众关注。记者从友谊医院获悉,该传言系误读。

作为第24批中国援助几内亚的医疗队伍,友谊医院10名医护人员近日抵达几内亚。和以往相比,这批医疗队赶上了更加严峻的形势——埃博拉疫情。因此,医护人员的安全防护问题,也受到格外关注。

近日,有网友发微博称“北京友谊医院组建的19人医疗队,8月16日将赴几内亚接管中几友谊医院,为期两年。目前,该院已有9名医务工作者感染埃博拉,死亡6人”。之后,该微博遭到大量转发,有网友误认为,感染埃博拉并死亡的医务工作者来自北京友谊医院,并发表“友谊医院援非医疗队19人死亡6人”的微博。

新京报记者从友谊医院了解到,该院曾在1998年到2000年期间派出援助几内亚的医疗队,此次援几是第二次。队员们到达几内亚后,将在当地的中几友好医院进行医疗援助。不论是哪次,均无医务人员死亡。友谊医院相关人士认为,“友谊医院援非医疗队6人”的微博系误读。

记者从友谊医院获悉,为了备战援几内亚,医疗队成员们经过了8个月的培训。同时在医疗区、生活区、社会交往中的防护等方面,均已制定了预案,队员们被要求严格执行。

昨天,北京市卫生计生委还表示,为做好北京埃博拉出血热疫情防控和应急准备工作,市卫计委近日已启动第二轮埃博拉出血热防控知识培训。

- 人物

离埃博拉最近的北京医生

安贞医院援几医生曹广曾因接触埃博拉患者被隔离,本月底将回京

安贞医院援几医疗队的两名医生——普外科医生曹广和内镜专家吴素萍,都曾在今年3月因接触埃博拉患者而被隔离,4月解除隔离。他们被称为“离埃博拉最近的中国人”。

本月底,曹广所在的安贞医院医疗队将和友谊医院医疗队完成交接,回到北京。他们经过一段时间休整后,将回到工作岗位。

接触几内亚首都首例埃博拉患者

曹广和埃博拉的接触“起点”,是3月17日,在位于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的中几友好医院。

中国医疗队队长孔晴宇记得,当天早上,普外科主任盖斯姆介绍了一个病人,这人两天前急诊住院时,出现了发热、恶心、呕吐伴消化道出血等症状。

中几友好医院因没有消化内科,急诊的值班医生盖达把患者收到了普外科。很快,患者出现结膜充血和皮肤广泛出血点。

曹广亲手为患者查过体。他翻开患者的眼睑,发现瞳孔异常,考虑有脑出血,建议CT检查,结果果然有颅内出血。这位患者很快死亡,曹广清楚地记得,患者死亡当天,左眼白眼球已完全消失,红得像兔子的眼睛。

这名病人后来被证实是科纳克里的第一例埃博拉患者。患者去世后,盖斯姆就出现了发热、呕吐、乏力等埃博拉出血热的典型症状,经检测确诊为埃博拉病毒感染。4月1日,盖斯姆死亡。

起个疹子都怕是病毒感染造成

“老曹,13亿中国人中你离埃博拉病毒最近了,希望你坚强,你能理解。”这句话出自孔晴宇之口。

3月27日下午4点,曹广正在打乒乓球。孔晴宇走了过去,宣布让曹广隔离。曹广二话没说,同意。

医疗队内镜专家吴素萍,和中几友好医院的胃镜医生盖达一起工作。今年3月,盖达也被确诊为埃博拉病毒感染,孔晴宇不得不让吴素萍也隔离。

曹广通过微博记述了隔离生活。他说,驻地处被彻底清理,所有队员将饭在厨房盛好后回家用餐。对于个别隔离观察队员,派专人负责送饭,并观察情况。另外,所有队员都领取体温计,每天监测体温。

尽管身为外科医生,处于健康隔离观察,曹广依然不能够完全战胜恐惧。

“内心的纠结难以超脱。”曹广说,早上起来洗脸,要在镜子前看看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那种跟患者相仿的眼结膜出血;白天出现一点点头晕就会开始紧张,想这是不是发病的先兆;就连身上起了一个小疹子,都要联想是不是病毒感染造成的。

他开始强迫自己定期吃下维生素,也不再有心情听原来最爱的评书和相声。

经过隔离 “感悟了生命”

4月7日,曹广接触埃博拉患者满21天。期间,他没有发热,身体无不适。

四天后,吴素萍率先解除了隔离;4月14日,曹广的隔离也正式解除。

“我们医疗队只是恰好在几内亚工作,而我只是恰好收治了那位诊断不清,但后来被认定为第一例首都感染者的病人。”曹广说,自己虽然被患者污染过,但很幸运没有感染发病。这和经历了地震、火灾等灾难的幸存者没什么区别,只是感悟了生命。

- 揭秘

北京医生援几面临“双重考验”

除了危险的埃博拉出血热外,要在条件艰苦的几内亚驻守两年的队员们,还将面临很多考验。一方面是物质生活的贫乏、环境的艰苦;另外还包括医疗设备、物资的短缺,医疗技术的不发达。

生活考验

一天里停电高达400多次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数据,几内亚发展指数在全球169个国家中排名第156位,将近6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很多黑人一天就吃一顿饭。由于食品类全靠进口,所以吃饭成本奇高,价格昂贵。

北京市卫计委、医管局曾派出慰问团看望医疗队员们。由于几内亚是伊斯兰国家,医疗队员常年吃不到猪肉,慰问团带去的“慰问品”,就是食堂炖的大肘子和猪耳朵。

安贞医院第23批援几医疗队的队员们还介绍,在几内亚,即使是首都科纳克里,甚至是总统府,停水停电也是很平常的事,并且毫无规律。“经常洗了一半的衣服,突然停电了;有时身上刚擦好沐浴液,停水了。而且即使有电,电压也极不稳定。最要命的是,很多小家电和笔记本电脑等电子设备很容易损坏。”在半夜停电的情况下,医疗队还发生过失窃事件。

医疗队驻地内安装了ups电源,能够记录每天的停电次数。据介绍,最高的一天,停电记录达到400多次。如果手术时突然停电了,助手会掏出手机,帮医生照亮切口,继续手术。

医疗考验

手术时常用矿泉水冲洗腹腔

“这里检查手段很少,病人也没太多的钱做检查。”一位参与过援几的医生说。

中几友好医院刚开业时,超声科、麻醉科都没有当地医生,也没有手术护士,安贞医院的超声科大夫贺梅婷一个人担负所有的超声检查任务,吃饭时、夜里都会被急诊叫走。

医疗队麻醉医生车昊是医院唯一的麻醉医生。这里的全麻手段是氟烷——一种吸入性麻醉药,而吸入法在中国已经摒弃了40多年。车昊第一次做氟烷全麻是治疗脑积水宝宝,一天连做三台,整整九个小时。

让北京医疗队最为头疼的是卫生习惯。手术中,当地经常用普通的市售矿泉水冲洗腹腔。医院里没有止血带,遇到车祸骨折的病人,骨科副教授刘昌平等队员用血压计袖带充当止血带,才完成了手术。几内亚国家电视台还通过卫星,向整个非洲播放了这台手术。

这里仅有的外科大夫手术技术也是参差不齐。普外科大夫曹广做第一台手术,就被当地大夫扎了一针。后来经艾滋病病毒检查后,曹广和护士王文静督促医院建立外科制度,医院才基本实现手术无菌操作。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温薷

驼鸟养殖

蔬菜种植方法

穿越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