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0:34 阅读: 来源:压片机厂家

郦红柳不想与月如练讨论如此可笑问题。

她奔忙了一天,着实有些累,望着对面的明月,居然起了睡意。

她手支着额头,眼皮颤了几下后,很快睡去。

青山绿水相伴,一间茅舍的烟囱里升起袅袅饮烟。恰是黄昏时分,一青衣女子正捋起袖管,在锅灶上忙碌不停。

忽听,屋外风疾雷鸣,接着是一声巨响,好似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砸了她的茅舍。

女子吓一跳,搁下手中的锅铲奔出茅屋,却见一白衣男子横躺在地上。

那男子一身是血,却瞧不出伤在哪里。女子伸手摸了摸男子的脉搏,见尚有心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男子扶至屋中。

待风声雷声过去,男子幽幽翕开眼。这是双深邃而又浩瀚如海的星眸,晶亮的比之明月还要璀璨。

女子望着有些失神。

男子刚醒来,混沌的神智尚未从伤痛中转过,只瞧见一抹绿色的俏影,失神地望着自己。

他眸光不屑地扫视女子,继而停在女子手中,见她是在给自己喂药,唇角逸出一丝轻笑。

眸光溜转,落在女子递过来的汤匙上,一眼瞧出,这汤药是治内伤的,虽不名贵,却是这山中的极品,也亏得这女子想到,想来,她是懂得医术的。

男子不禁凝思,这女子的来处?见她既不是人,也不是妖,更不是仙,越发眉头蹙得紧。

趁女子伸手间,虚虚一探,见她竟是一缕残魂凝化,不禁轻笑,这三界中还有这么怪异的一个人。

女子见自己的手被男子握着,指尖一颤,竟将汤药洒了。

忙红着颊,歉意道:“我再去熬一碗来!”

男子摇头:“不必!这点小伤,不需姑娘费心,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愣了愣,似乎根本就不知名字这两字的含义。她只知,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她不知自己是谁,也不知自己的打何处来,只知自己很喜欢这里,便伐木搭屋住了下。

见她不语,男子瞬间明白,女子神智不明,似乎不懂名字的含义,当下为她取名“夕虞”。

只因她容貌不凡,又是与他在黄昏时分相识。

女子很喜欢这个名字,反复念起。

男子没有服药,只盘腿打坐,不消一会伤势已见好,只听他说,他是因为度神劫出了意外,而受了伤,只需调养几日便好。

女子适才知,男子是神仙,对他越发崇拜。

男子懂得东西很多,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外今来所有典籍他都能一一述来,女子听得认真,忽然灵智一开,道:“我想拜你为师!”

男子身躯一顿,摇头道:“以你的修为,本座教不得你,不过你与本座也算有恩,本座可以给你指点一二!”

夕虞欣然点头,在男子的引导下,开启修行之路。

约五百年过后,夕虞神智完全开化,却不知为何原魂仍未能聚集修得真身,男子不得不教她聚魂术,却仍是修不得真身。

郦红柳沉浸在自己的梦中,不可自拔,每时每刻都在替这位夕虞姑娘着急。不知为何她的所有神智,都被这位夕虞姑娘牵引着。

梦里的男子好像很忙,已显少再来看夕虞。

夕虞以为是自己愚笨,让男子失望了,便负气地跑出了树林。

林外住着只万年老妖,瞧见夕虞的魂魄如此干净纯粹,便想吸食后提升修为,哪知这老妖还未出手,竟被夕虞的魂魄吞噬。

夕虞被自己的行为吓一跳,觉得自己太过残忍,将自己关在一处山洞里再不出来。

可是她对男子的思慕之情,如同蚀骨毒药,让她痛苦不堪的同时,又不可自拔。

正是那缕思慕,唤醒了夕虞的心魔。

她冲入九天神宫,找寻男子,却被男子的手下拦住。

她以为男子已将她遗忘,心伤之余,告诉男子的手下道:“夕虞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想见他一面!”

然男子的手下只是奉命而来,哪里容得夕虞解释。

一行人对夕虞大打出手,夕虞万念俱灰,用禁术将修为提至最高,怪异的事发生了,她那失散的魂魄,竟在她修为提升间,一一相聚。

只见夕虞一袭红衣如火,瞳仁瞬间转成深紫色,眸光冰冷锋锐,却是杀气森森。

她已知自己是谁,她竟是天地共生的魔,只因与创世神一战,被打散了元神,魂魄被封印在几个地方,唯留一缕残魂侥幸逃过,落在天地灵气最纯的地方滋养着。

几万年后,这一缕残魂修得人形,却在机缘巧合中遇见了他。

他不是一般人。

夕虞勾嘴轻笑。

他是她的死对头创世神与月神的儿子,名唤月如练……

一个激灵,郦红柳从梦中惊醒。

奇怪的是,此回的梦竟是这般清昕,清昕到,这梦里所经历过的一切,让她历历在目。

她竟然梦见了尊主。

郦红柳坐在榻上,伸手一抹额头,皆是虚汗。

看来那梦里夕虞的无奈和伤痛,全然让她陷入其中,仿若她就是夕虞,尽管这名字,与她的本名那般接近,可是这位夕虞是魔,本事通天,哪里像她这般懦弱。

“妈妈您可是醒了!”芸娘在屋外唤道。

郦红柳适才瞧清,自己已回到海春院,不禁感叹,昨晚的一切果然是梦,心里居然莫名的失落。

她拢拢垂肩的头发道:“进来!”

芸娘推门而入,见她半坐在榻上,面色苍白,额上虚汗淋淋,忙道:“妈妈身子不适?那今天的排练……”

“照旧进行!”

郦红柳想起正事,将昨夜从华府取回的她娘亲当年所著的惊鸿舞画本递给芸娘。

“照着这个练吧!”

芸娘接过画本,惊得下巴掉一地。

这惊鸿舞属宫廷宴舞,古往今来,有造谐者无非都是出自皇室乐坊,如今能得此珍贵画本,看来老板娘确实大有来头。

郦红柳被昨晚的梦扰得心绪烦乱,见芸娘忤在这不走,挥手道:“去吧!”

芸娘走后,她还想再睡会,可一闭眼,满脑子皆是月如练的影子。

她负气地起了榻,刚穿好衣裳,却见夜静尘提着几包点心步了进来。

---- 作者寄语:第二更了,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

户外LED彩屏屏幕低价

阳泉PE双壁波纹管质量是发展源泉

阜阳排盐工程PE打孔管厂家价格参考

环保锅炉贵阳燃气蒸汽锅炉产品质量保障

回收basler相机回收巴斯勒CCD相机

晋城NHAP涂塑钢管行业发展趋势&

能上户后双轮挂桶垃圾清运车

东风扫路车厂家报价多少

要闻淮北CPVC电力管质量影响优势

青岛发电机出租一天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