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倘若作家爱上了音乐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4:12 阅读: 来源:压片机厂家

贝多芬说:我情愿写10000个音符,也不愿写一个字母。

而我,情愿用10000个字,去换贝多芬的一个音符。但我知道,他根本不稀罕。

有什么办法?在伟大的艺术与它谦卑的粉丝之间,就存在着这种不平等。

但我依旧虔诚地朝拜着,并且相信:每写下10000个字,就与音乐圣殿的距离又近了一个音符

按说作家是以写作为工作者,可倘若他们心有旁骛,另有所爱,比如说爱上了音乐,那种状况好比是新干线没有好好地在新干线的线上跑,冲到了都内电车的线路上去了(一位作家的比喻),好了,有人要烦恼了。

首先,词人要皱起眉头。因为作家一旦爱上了音乐,他们不再会饮诗一夜东方白,而是会用上夜里的一点时间,去创作歌词,(写歌词可不是介入音乐创作的最快方式?!):韩寒就为电影《二次曝光》创作了主题曲《在我想起来》,经由我最喜欢的好声音学员李代沫的演绎,那首歌听起来充满了别样的慵懒氛围,《在我想起来》,说在而不说当,只一个字就现出韩寒腔调,文人品味,到底不一样,这个在字是作家韩寒写在歌中的签名!

然后,乐评人会有危机感:都是用文字透析音乐,论笔下功夫,谁能比过作家?!而作家一旦爱上了音乐,他们的书就化身为唱片店、点唱机、音乐杂志,而他们会成为推销各种类型音乐的义工:村上春树有4000多张黑胶唱片,有人统计过,在他的小说作品中出现的音乐曲名、音乐家名字近800次之多,若称他为爵士乐第一推销员,哪位乐评人能有意见?!

英国作家尼克霍恩比也是一位音乐狂人,他对二十世纪以来的欧美流行音乐了如指掌,他的小说《失恋排行榜》将沉迷于流行音乐之中的人的精神状态描述得如此完美,以至于乐评人看了都觉得酸溜溜的,不得不承认作者的天赋异禀。其实尼克在另一本书《31首歌》中,推荐的31张唱片口味之怪异、角度之刁钻更让乐评人抓狂:抢饭碗啊有没有,让不让人活了?!不过收拾起自己的愤怒,他们还是很有气量地送给尼克一个真诚的评价:在乐评之外成绩斐然的乐评人(郝舫)。

最后,乐手们也要抗议了,因为一旦作家爱上音乐,他(她)会不满足于在案头这方小舞台上演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戏,而是会跑出家门,跟同好们去组乐队玩一玩(又去抢乐手们的饭碗!)。

据说每个美国家庭都会有两本书,一本是《圣经》,另一本是斯蒂芬金的小说,就这样一位依靠写作已赚得盆满钵满的大作家还不肯消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居然和他的作家朋友们一起组建了个乐队摇滚余孽!起初他们只想在全美书商大会上演出两场,逗大伙乐乐,结果握惯了笔的手一摸上乐器,好像触到了一个新世界,谁也就舍不得松开了,于是大伙组团去巡演,还为此写了本书(这对作家而言,小菜一碟),有人问他们:为什么会在人生过半时玩起摇滚?创作司法题材小说的作家特纳说:当我们特别喜爱流行乐时,大家都还太小,而斯蒂芬金的回答是:我们在一起是为了音乐,也是为了互相做伴

所以说作家一旦爱上音乐,全世界都是他们玩乐的舞台!但是,但是,也有一些作家虽然爱上了音乐,却不写歌不评歌更不唱歌,他们只用音符去造句,用文字来谱曲,音乐给予他们创作的灵感,赋予他们写作的节奏,他们用作品默默表达对音乐的挚爱。

美国小说家斯坦贝克在写作时总是喜欢听音乐,他曾说:我用音乐的技巧来工作在作曲、乐章、音调和音域方面,这都是交响乐式的。他坦言创作时:声音是他的主要的文体考虑,他总是根据音乐的节奏来安排自己作品的布局和语言的范式。

我只读过一篇斯坦贝克的作品《珍珠》,感觉很不一样:明明是一部中篇小说,我却总能看到并听到歌声:和平静穆的家庭之歌,梦幻神奇的珍珠的音乐,也一再弹响那阴沉恐怖的恶之歌敌人之歌,正是这三种不同音乐的鸣奏,让斯坦贝克的小说形成了一种交响乐风格,那美妙的音乐曲调,表达出他对生活和生命的独特感受与体悟。

斯坦贝克最爱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曲《天鹅湖》,于是在看《珍珠》时,与那三种音乐相伴萦绕在我耳畔的,是《天鹅湖》的旋律,天鹅项下的珍珠?且看它们是怎样融合的:

《珍珠》中的渔夫奇诺,是印度安人的后裔,他的民族是伟大的作曲者,他们把看见、想到、做过的东西都变成了歌曲。奇诺的脑子里就有一支歌,温暖又柔和的家庭之歌,当妻子做早餐时,那块磨盘的转动就是家庭之歌的节奏。而《天鹅湖》第一幕:王子在生日之际,与朋友开心聚会,这段音乐透露的明朗和热情的气息,与家庭之歌相应和。

沉浸在幸福中的奇诺夫妇,随后发现了一只蝎子,奇诺脑子里响起了一支新的歌,这是恶之歌,一种野蛮、诡秘、危险的旋律,这只蝎子可不就是《天鹅湖》中的魔王?当他从阴暗的角落现身时,音乐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令人喘不过气,而后《天鹅湖》乐曲中出现的天鹅主题,却充满了温柔的美和伤感,这就宛如酝酿在奇诺心中的珍珠之歌:这支歌的拍子,就是他的心脏从他憋住的那口气里吸收着氧气时怦怦的跳动,这支歌的旋律就是那灰绿的海水,那来去如飞的小动物,和那些一闪即逝的鱼群一个个完整的乐句明朗而柔和地在海底之歌里出现了,于是,小说与芭蕾舞剧,因交响乐而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倘若一位作家爱上了音乐,他会把文字视为亲生子,音符视为私生子,哪个会得到更多的眷爱呢?只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虽说爱上音乐的作家会给一些人带去烦恼,但他们的作品会给更多读者带去从文字到音乐双重的愉悦感受,读一读,听一听,真的赚到了!

朝阳西装订制

长沙西服定做

加格达奇工作服定制